青岛新闻网 > 新闻中心> 青岛新闻 > 正文

"蜘蛛人"筹钱救弟弟追踪:大家捐的钱我们不要

来源:青岛新闻网 作者:于泓 孙志文 | 责任编辑:郑言 2016-06-30 05:59:58

'蜘蛛人'筹钱救弟弟追踪:大家捐的钱我们不要

弟弟卢永峥(左)、哥哥卢永镇(右)

????相关链接:【新青年】80后蜘蛛人 "跳楼"筹钱救弟弟

????【青岛新闻网独家】

????“要是早知道我哥在做这个,我当初就是死了,也不能让他去。”

????日前,青岛新闻网报道了《80后蜘蛛人“跳楼”筹钱救弟弟》的事迹。6月29日下午,青岛新闻网记者在李沧区十梅庵支路的一处出租房内,再次见到了“蜘蛛人”卢永镇和他患白血病的卢永峥。

????躺在床上的卢永峥告诉记者,他是星期一坐火车来的青岛,也是在火车上看到了哥哥当“蜘蛛人”的报道,当时“整个人都不行了”,原来全家人都知道哥哥在当“蜘蛛人”,唯独瞒着他自己,来青岛后卢永峥本想着帮哥哥开专车赚点钱,没想到刚开了一中午,人就累倒了。

????卢永镇说,报道出来之后连卖早点的都认识他了。当天晚上,卢永镇所在的车友会的哥们就给他捐了4万块钱,但最后被他婉拒了。

????“麻烦你们替我谢谢大家,我弟弟的病已经好了,现在虽然有点感染,也在吃着药,但是我们咬咬牙也没问题,最难的日子都熬来了,大家这钱,我用着良心过不去。”卢永镇说。

'蜘蛛人'筹钱救弟弟追踪:大家捐的钱我们不要

????“看一眼闺女我就走”

????卢永镇的弟弟卢永峥是2013年患的白血病,那时他的妻子已经怀孕六个月了。卢永峥说:“我知道这是个花钱的病,我当时想着,治不好我就不治了,看一眼闺女我就走。”

????尽管自己想着放弃,但是卢永峥的家人没有放弃他。卢永峥说,他家的条件其实不算差,父亲在菏泽老家经营着一家小型的木材加工厂,一年能收入个八九万,他和哥哥也很早就出来打工了,一家人生活在农村,日子也算舒坦。

????卢永峥移植骨髓只花了40多万,报销了19万,真正拖垮一家人的是后期用药。因为术后的排异反应,卢永峥需要服用一种名为“伏立康唑”的进口药物,5600元一盒,只能吃五天。术后卢永峥在医院住了近两年,因为不断感染,卢永峥曾经10天之内被医生下过4次病危通知单,能活下来一方面是家人的照顾,另一方面是闺女在给他打气。

????卢永峥告诉记者:“孩子叫夏冉,夏天早晨出生的,名字是爷爷取得,希望她能像太阳一样,永远阳光、永远快乐。”对于女儿,卢永峥总是觉得亏欠,今年六月初,哥哥回家帮家里收麦子,期间带着他和闺女去了一次游乐场,卢永峥说,那是他第一次看见孩子玩得那么开心,但是现在的他没有钱,也没有去赚钱的能力,作为父亲,他觉得特失败。

'蜘蛛人'筹钱救弟弟追踪:大家捐的钱我们不要

出租屋的桌子上,摆放着一堆止咳和抗感冒的药物。由于康复后身体抵抗力低,卢永镇的弟弟不得不长期服用这一类药物。

????头发、指甲、身体里的血都是大哥给的

????白血病患者在经过化疗之后头发会脱落,直至经历骨髓移植后,头发、指甲、身体内的血液才会再生,卢永峥说,现在他的身上除了牙齿和原先的皮肉,剩下的全是大哥给的。

????今年春节,卢永峥和妻子离了婚,卢永峥说他不怪妻子,这两年来他一直住在医院里,妻子除了要照顾刚出生不久的孩子,还要抽时间照顾生病的他,放手让妻子离开,对两个人都好。按照协商的结果,孩子的抚养权归卢永峥,但是目前孩子先由前妻带,卢永峥给个月要支付给对方200元的抚养费,这笔钱现在也是由他的大哥卢永镇承担。

????在生病这两年多里,尤其是住医院的那段时间,卢永峥说他看过太多太多的家庭因病反目、支离破碎,有些是因为没钱治病,有些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捐献者,还有就是亲兄弟得病,但是做兄弟的不愿意捐献骨髓。

????“我是幸运的,有个好父母,有个好哥哥,也有个好嫂子。”卢永峥说着,眼睛已经湿润了,在他住院的那阵子,母亲对医院的事都不懂只能回家帮着前妻照顾孩子;老父亲今年快60了,为了他也出去打工了,做的也是高空作业的工作,在建筑工地安装中央空调管线;哥哥在青岛瞒着他当“蜘蛛人”;全是嫂子在医院端屎端尿地伺候他,大哥一直帮他出医药费,嫂子从没抱怨过。

'蜘蛛人'筹钱救弟弟追踪:大家捐的钱我们不要

????“钱我们不能要”

????卢永峥说:“前阵子媒体报道的最美地瓜妹和穿女装卖卫生巾的父亲,他们的亲人都是我的病友,我们是一个大夫,其他人都走了,只有我一个人活下来了。”

????骨髓移植之后会有5年的危险期,卢永峥现在的身体抵抗力非常差,身高一米七的他从180斤暴瘦到108斤,现在每天依然要靠药物维持身体,不过进口药已经吃不起了,改吃国产伏立康唑,一天的用药费用也要400块。做哥哥的卢永镇说:“最难过的日子都过去了,帮急帮不了穷,日子还要我们自己过。”

????而作为捐款的直接受益人,弟弟卢永峥说他很矛盾,有了这些钱,父亲和哥哥就能少受点罪,但伸手向别人要钱的事儿,兄弟俩谁心里都难以接受。

????“日子还行,有活儿就出去刷楼,没活儿就去跑专车,要是拿了捐款,人没了压力,可能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拼了。”卢永镇还是想谢谢大家,钱留给更需要的人,弟弟治病的钱他和父亲一起还,父亲走了有他还,只要人活着,没有过不去的坎儿。(青岛新闻网记者 于泓 孙志文)

'蜘蛛人'筹钱救弟弟追踪:大家捐的钱我们不要

胸前的三处疤痕,是卢永镇弟弟手术时留下的伤疤。

'蜘蛛人'筹钱救弟弟追踪:大家捐的钱我们不要

目前兄弟俩一起租住在李沧的一间出租屋里,每个月只需要400块的房租。

'蜘蛛人'筹钱救弟弟追踪:大家捐的钱我们不要

出租屋的一面墙上,贴着“马到成功”四个字。

'蜘蛛人'筹钱救弟弟追踪:大家捐的钱我们不要

卢永镇的车是贷款买的,每个月要还2000元的贷款,但有了车赚钱的门路就多了一条。

'蜘蛛人'筹钱救弟弟追踪:大家捐的钱我们不要

对于未来的生活,卢永镇有信心,人不可能倒霉一辈子,活着就有希望!

提示:支持← →箭头翻页

-
-

-
##########
<blockquote id='OQbE'><span></span></blockquote>
    <cite id='EClkDsGT'><ins></ins></cite><optgroup id='OSjZy'><dfn></dfn></optgroup><l id='ocP'><fieldset></fieldset></l>
      <dfn id='kTypE'><xmp></xmp></dfn>
          <samp></samp>
          <abbr id='WGt'><center></center></abbr><bdo id='qlUyRv'><l></l></bdo>
          <blockquote></blockquote><sub></sub>